让鸭子去抓野兔,刺猬荆荆一家

小狐狸垂头丧气地捡起心爱的红丝带,把它装进口袋,闷闷不乐地走回了家。

从前,有一个好吃懒做的人,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睡觉,什么也不愿干却总是异想天开,一会儿想着要吃这,一会儿又想着要吃那,又不想费力气。

法国南部的一个乡村里,有一大片瓜田。这里有一群刺猬,我们将其中的一窝,称之为荆荆一家吧。

一到家门口,小狐狸就看见朋友们都坐在了桌前,其中也有狮子。小狐狸满脸怒气地对狮子说:你这狮子也有脸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!旁边的小熊笑着掀开
狮子的嘴,哈哈!厉牙之间,露出了小狗那张可爱的脸,它得意洋洋地说:怎么样?我演得挺像吧!小狐狸又好气又好笑,说:小狗,你把我买来的食品都吃了,叫我怎么招待客人?嘻嘻!又上当了。小狗说着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食品。大家高兴地吃了起来。

一天,他躺在床上忽然想到要能吃上野兔子做的佳肴该多好呀。他曾听人说鹘乌可以捕捉野兔,于是他勤快了一次,起床出门到市场上去买鹘乌。他在街上转来转去,不知鹘乌是什么模样。七买八买竟把一只鸭子买回家了,反正他还是不知道。

刺猬荆荆一家,倒了大霉。它们原来往在瓜田附近的枯树洞里。瓜田的看守人经常看见它们,有时还把烟斗从嘴里拔出来,向它们打个招呼,显得十分和蔼。可是,不知怎么一来,这天,看守人带来两个猎人,还有一条狗,在枯树洞外点起火,用烟熏它们。荆荆的父母兄妹受不了啦,都从枯树洞里跑出来,结果都被猎人们打死了。

小狗把小狐狸拉了过来,小声说:你的红丝带只有纺织鸟能补好。边说边把小狐狸往外拉,它领着小狐狸来到纺织鸟家,请纺织鸟把小狐狸的红丝带织好,纺织鸟爽快地答应了。

第二天,这个人把鸭子带到野地里,等着野兔跑来。等呀等,果然有野兔子跑过来了。这人立即将鸭子抛掷出去,让鸭子去抓野兔。可是,这只鸭子飞不起来,一抛出去它就扑打着翅膀落在地上了。这人急了,又抓起鸭子再抛掷出去,鸭子又重重地落到地上。这个人烦死了,他接连三四次把鸭子抛掷出去,鸭子始终是飞不起来。

刺猬荆荆这天正好胡乱睡在田野里,没有回家,才免于一死。

到底是纺织能手,不一会儿,小狐狸的红丝带又像原来一样漂亮了,纺织鸟还特意给红丝带加了一朵花。小狐狸开心地笑了,它高高兴兴地领着小狗和纺织鸟,去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。

这时,只见鸭子摔倒了又从地上站立起来,哀哀地对他说:我只是个鸭子呀!你杀了我,吃我的肉,这是我应尽的本分。可是你要我去抓兔子,我哪能做得到呢?你为什么偏偏要把抛掷的苦处强加到我头上呢?这个人却皱着眉头说:你怎么会是只鸭子呢?我只当你是只飞得快、善于捕捉野兔的鹘乌呢。

原来,瓜田看守人听信了一种传说:刺猬们是专靠偷瓜为生的,加上这两年瓜田里产量不高,他就怪罪到刺猬荆荆一家身上了。

这天晚上,大家又吃又喝,又唱又跳。欢声笑语在天地间回荡。

鸭子没办法,为了让这个人相信自己的确是只鸭子,它伸出自己的脚蹼给他看,说:你看我这连在一起的脚丫子,看我这笨手笨脚的样子,是会捕捉野兔的鹘乌吗?这个人无可奈何地看看鸭子,再看看四周,那只野兔子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这个人只好沮丧地返回家去。

当然,刺猬荆荆是不会知道瓜田看守人为什么突然变脸的。它只觉得附近笼罩着一种死亡的阴影,烧焦的刺猬皮又发出一种特别呛鼻的臭味,它怎么也忍受不了。趁着天黑,它越过瓜田,漫无目的地向前跑去。

小狐狸的生日宴会

所以说,不顾客观实际,单凭自己的主观想象,强人所难,终究是达不到应有效果的。

说老实话,刺猬荆荆家谁也没啃过一只瓜。怎么会把它们跟偷瓜贼联系在一起呢?大概是因为它们背上都长着又尖又硬的刺,能把瓜戳出一个又一个洞洞的缘故吧?也许一些想像力丰富的人,以为刺猬用背上的刺可以运果子,同样也可以运瓜吧?其实,刺猬用背上的刺能运多少果子,谁也没计算过。又有谁见过刺猬用刺偷过瓜呢?

逼鸭捕兔

刺猬荆荆并没有想这些,它只顾没命地往前跑。跑累了,它停下来喘一会儿,警惕地向四周张望。

一只老蝙蝠掠过它的头顶,吱吱吱地怪叫一声。肯定是刚才跑动掀起的微风使它产生了错觉,等发现并没有昆虫,这才向它发一阵牢骚。

一只田鼠从土洞里探出尖鼻子,一看见刺猬荆荆,尖鼻子连气都不出一下,就缩回去了。

两只灰黑色的飞蛾在百合花萼上交配,刺猬荆荆没有力气跳过去抓住它们,眼看着它们又轻飘飘地飞走了。

刺猬荆荆觉得肚子饿了,但附近又没有它喜欢吃的东西,它竖起身子,用力嗅了嗅鼻子,拐个弯,朝着南方跑了起来。

不久,它跑进了一个围着竹篱笆的菜园,这里散发出它熟悉的各种气味,那些气味引得它食欲大开,馋涎欲滴。

但是,当它刚钻过篱笆时,一道雪亮的电光射到它身上,它立刻本能地蜷成一团,让又尖又硬的刺朝着外面。

打手电的是菜园看守人老头儿苏莱,他弯下身子,试着用手指刮刮刺猬荆荆的硬刺,笑呵呵地说:哈哈,都说你们要偷瓜偷什么,我这儿只有蔬菜!我倒想看看,你喜欢吃什么蔬菜

说着,他移开手电筒,想捏住一根硬刺,把刺猥荆荆抓起来,但是,这时小刺猬突然伸直身子,钻进了卷心菜田。

老头儿苏莱不气不恼,在后面笑着说:好小子,够机灵的,比这些癞蛤蟆强得多啦!

刺猬荆荆躲在几棵卷心菜之间,看清老头儿还拎着一个塑料袋,里边有什么东西在动弹着。忽然,老头儿又弯下身子,把那袋口倒向菜地,里边就扑腾扑腾跳出几只癞蛤蟆。

这真是个怪老头儿,他把这些癞蛤蟆放出来干什么呢?刺猬荆荆不去管他了,它正看见一棵卷心菜上爬着一条胖胖的鼻涕虫,等老头走后,它就扑过去,舌头一卷,就嚼起鲜美的鼻涕虫来了。

不一会儿,它又去追两只蟋蟀,捉住一只,咔嚓咔嚓把它吃掉了。接着,它又看见一条又黄又黑的毛虫。癞蛤蟆是害怕它们的长毛的,但刺猬荆荆不怕,它们的味道有点儿辣,正好开开胃。刺猬荆荆舌头一卷,又把这条毛虫弄到嘴里了。

闯进菜园的刺猬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