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料是去年夏天玛瑞拉从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手里买下的,当仆人看到这么多钱

一个农场主有一个忠诚的仆人,这个仆人辛辛苦苦地给他干了三年的活,而他却没有给仆人付过任何工钱。最后仆人打定主意,如果农场主再不付给他工钱,他就不再干下去了。他找到农场主说:“我为你勤勤恳恳地做了这么久的事,相信你会根据我的劳动付给我应得的工钱。”农场主是一个极其吝惜的守财奴,他知道这个仆人头脑非常简单,所以,只拿出三便士给他,也就是一年一便士的工钱。可怜的仆人竟以为这是一笔大数目的钱财,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为什么还要在这儿拚命干活,还要在生活这么差的地方待下去呢?我现在可以到外面广阔的世界里去游玩,去寻找自己的快乐呀!”说完,他把钱放进自己的钱袋里,离开了农庄,开始了他的漫游旅程。

  “怎么样,喜欢不喜欢?”玛瑞拉问道。 
  此时的安妮正在自己的房间里,严肃地审视着放在床上的三件新连衣裙。 
  一件是用茶色方格花布做成的,布料是去年夏天玛瑞拉从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手里买下的,看上去很结实耐用;另一件是黑白方格棉绒的布料,是在冬季货品降价时买的;第三件是玛瑞拉前些日子刚从卡摩迪的店里买来的,是硬邦邦的蓝色印染布料,看上去很难看。三件新连衣裙全是由玛瑞拉亲手缝制的,样式全都一样,没有打褶,腰身没有装饰,袖子还是直筒的,看上去紧巴巴的,样子非常简单。 
  “我可以想像我很喜欢它们。”安妮一脸不高兴地回答道。 
  “我不需要你的想像。”玛瑞拉不满地说,“我看出来你不喜欢这些衣服,是不是?它们什么地方不好,难道不是整齐的新衣服?” 
  “是的。” 
  “那为什么不喜欢?” 
  “只是,只是不怎么漂亮。”安妮回答得很勉强。 
  “漂亮?!”玛瑞拉嗤之以鼻,“我可没有时间给你做漂亮的衣服,而且我不打算助长你的虚荣心。这里摆放的衣服没有多余的褶边和装饰,牢固耐穿,今年夏天你只有这几件衣服了。你要小心点儿穿,别弄脏弄破了。你可以换下这件又短又小的旧绒布衣服了,我想你应该心怀感激才对.” 
  “是的,我很感激。可是,如果你能给其中的一件缝一个宽松鼓起的袖子,我会更加感激你的。你不知道吧,那种袖子很流行的,要是能穿上带那种袖子的衣服,我会多么激动呀!” 
  “如果没有激动,你也要生活。我没有多余的布料缝那种袖子,而且我觉得它们看上去怪里怪气的,根本没有普通样式的好看。” 
  “可是如果大家都穿那样的衣服,我宁愿穿得怪点儿,也比穿得土里土气的要好。”安妮无可奈何地辩解道。 
  “我只希望你的行为举止能够和其他女孩子一样,不要太离奇了。现在你先把衣服好好地挂起来,然后坐在这里,预习一下主日学校的课程。我已经从贝尔老师那里取来了教材,明天你就到主日学校上课去吧。”玛瑞拉说完,便很不高兴地下楼去了。 
  安妮紧握着小手,不满地盯着新衣服。“唉,要是有件带宽松袖的白连衣裙就好了呀。虽然我也向上帝祈祷过要一件这样的裙子,但却没能实现,恐怕上帝没时间关心一个孤儿的衣服吧,看来只能指望玛瑞拉了。” 
  第二天早晨,玛瑞拉由于头痛得厉害,没办法带安妮一起去主日学校。 
  “安妮,你先到林德太太那儿去,请她带你去学校吧,让她告诉你在哪个班级,还有,要懂礼貌,注意言谈举止。学校放学后,要去听传教,再请林德太太帮你指点一下你该坐的位置。这是我们捐献的钱。不要总是盯着别人看,鬼鬼祟祟的样子,回来后还要跟我说说传教的内容,我很想听一下。” 
  安妮穿上了黑白方格的棉绒衣服,照着镜子看了看,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。连衣裙的长短还算合身,但略有些肥大的衣服使本来就瘦削的安妮显得越发瘦弱了,她头上戴了一顶有光泽的小而平坦的水兵帽,曾奢望拥有一顶装饰着飘带和鲜花的帽子的安妮,对这顶样式普通简单的帽子也感到有些失望。 
  绿山墙农舍前面的小路才走出一半儿,安妮便被两旁的金凤花和野蔷薇吸引住了,她索性摘起来花,然后把花编成了一顶花冠,戴在帽子上。不管别人怎么想,安妮自己感到非常得意。她摇晃着被粉色、黄色装点起来的一头红发,迈着轻快的脚步,蹦蹦跳跳地走在大街上。 
  来到林德太太家时,林德太太早已经走了,于是安妮只好独自一人来到了教会。 
  教会的阳台上,聚集着身穿各色艳丽服装的女孩子们,她们用好奇的目光盯着这个戴着奇特发饰的陌生女孩。安维利村的女孩子们对于安妮的事儿早有耳闻。听林德太太介绍,安妮是个很有个性、脾气古怪的孩子,而马修家的雇工杰里·波特则对她们说,安妮似乎头脑有毛病,她老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,再不就是和花草树木谈心。女孩子们偷偷地望着安妮,用书本掩着嘴,叽叽喳喳地小声议论着。礼拜结束后安妮到了罗杰逊小姐的班级,这期间没有一个人跟安妮打招呼,或是对安妮表示出一点热情的举动。 
  罗杰逊小姐是位中年妇女,已经在主日学校教了二十年的书,喜欢照本宣科进行提问,如果她决定让哪个孩子回答问题,总是站在那孩子的背后,用一种可怕的眼神一直盯着那孩子,这是她的习惯。罗杰逊小姐沉着脸上上下下打量了安妮一番,幸亏玛瑞拉事先进行了严格训练,所以安妮对罗杰逊小姐提的问题对答如流,不过,安妮对于问题和自己的回答是否已经充分理解还是个问题。 
  第一次见面,罗杰逊小姐就没给安妮留下什么好印象。而且安妮还觉得自己非常不幸。因为除了自己以外,所有的女孩子都穿着宽松袖的衣服,这使她实在不能容忍,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不能穿上带宽松袖的衣服,生活简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 
  “今天对主日学校的印象怎么样啊?”安妮刚一到家,玛瑞拉便问道。因为花冠早已被太阳晒蔫了,安妮把它扔在了回家的小路上,所以玛瑞拉对这件事毫无察觉。 
  “什么也没意思,总之,糟糕透了。” 
  “安妮!”玛瑞拉训斥道。 
  安妮长吁短叹地坐在摇椅上,手里摆弄着花草,“我没在家时,你一定很寂寞吧?还有,在学校那边,听你的话,我表现得很有礼貌。到林德太太家时,她已经走了,所以我自己就直接去了,和别的女孩子一起走进教堂。做礼拜时,我坐在窗边角落的那个位置上了。贝尔先生的祈祷占了好长的时间,假若不是靠近窗边,我早就坐不住了,因为从窗户可以看见‘闪光的小湖’,我可以一边遥望着湖水,一边幻想着美好的事情。” 
  “你这样做是不对的,你应该认真听贝尔先生的祈祷。” 
  “可他并不是对我讲话,”安妮提出了异议,“贝尔先生是对上帝说话呢。首先他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,让你感觉上帝好像在非常遥远的地方,即使你全身心地投入,也一点儿用都没有。不过,我自己也在默默地祈祷着,阳光透过伸展的白桦枝一直照射到湖底,呈现在我眼前的仿佛是一个仙境。让我感动极了,于是我情不自禁再三地说:‘主啊,谢谢你,谢谢你。’” 
  “你是不是弄出声音来了?”玛瑞拉追问道。 
  “没有,我只是小声地说说而已。后来贝尔先生的祈祷总算结束了,于是,我被分到了罗杰逊小姐的班上课。除了我以外,那个班还有九个女孩,每个人都穿着带宽松袖子的衣服。我当时试着幻想一下自己也穿着宽松袖子衣服的情景,但没成功,你说这是为什么呢?一个人在东山墙屋子里的时候,这点事是很容易想像出来的呀,可是在人群中间,就好像变得很困难了。” 
  “在学校里脑子尽想着衣服的事是不对的,更不应该不专心上课。课文已经弄懂了吗?” 
  “啊,没关系,罗杰逊小姐向我提了几个问题,我都流利地答上来了。在课堂上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提问真有些不公平。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问她,但但我觉得她不会理解我的想法,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。还有,别的孩子都会背诵圣经赞歌,罗杰逊小姐问我会背诵点什么,我只好告诉她我什么也不会。如果是《守卫主人之墓的犬》之类的我还能背诵出一些。三年级的课本里就有这首诗,虽说它不是一首关于宗教的诗,但它的内容非常让人悲伤,所以我认为它和《圣经》里的诗篇很相似。罗杰逊小姐不同意我的看法,她希望我在下礼拜日前,把第十九首赞美诗背下来,然后在教会里诵读,这首诗写得太美了,特别是有两行令我激动不已—— 
  在密底安不吉利的日子里 
  被虐杀, 
  如同骑兵大队倒下那样 
  迅急。 
  “这首诗的有些词我搞不太清楚,但却强烈地震撼了我,我已经等不及了,从这礼拜我就要开始背。学校放学后,罗杰逊小姐还把我领到了我应该坐的位子上,林德太太就坐在我的对面,我没去打扰她,一直老老实实地坐着。今天传教的内容是《启示录》第三章的第二节和第三节,很长很长,我要是牧师,肯定会选些短小的篇章来讲。传教真的需要有耐心,就连牧师传教的题目也长得让人厌烦。牧师的话一点儿意思都没有,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没有想像力的话,那实在是太糟糕了。我没太仔细听,只顾自己坐在那里胡思乱想了。” 
  听了这些话,玛瑞拉真想狠狠地教训安妮一顿,可是安妮所说的事,特别是有关牧师传教和贝尔校长祈祷的牢骚,却是玛瑞拉长期暗藏在心里的真实感受,是不可否认的事实,所以玛瑞拉也就没再说什么。长期以来,对牧师和贝尔校长的一些不满一直笼罩在玛瑞拉的心里,今天却被安妮都说出来了,可别小看了这个孩子。玛瑞拉隐隐感觉到安妮的话似乎是在毫不留情地谴责自己。

从前有一个穷人,他有十二个孩子。他必须起早贪黑地干活才能养活他们。眼看第十三个孩子又要出世了,他在困境中一筹莫展,不知所措。他来到大路上,想请他碰到的第一个人在孩子命名受洗时当他的教父。他首先遇到的是仁慈的上帝。上帝已经知道他的心事,便对他说:“可怜的人,我怜悯你。让我当你孩子的教父吧,我会照应他,给他带来人世间的幸福。”

一天,当他翻过山岭,独自又唱又跳地走在一片田野上时,他遇到了一个小矮人。小矮人问他是什么事使得他这么高兴愉快,他回答说:“嗨!为什么要愁眉苦脸呢?我身体健康,口袋里有我三年储蓄的一大笔工钱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”小矮人说道:“到底有多少钱呀?”仆人回答道:“整整三便士。”小矮人试探道:“我太穷困了,真希望你能把那些钱给我。”仆人心地很善良,看到他个子这么矮,的确是个贫困的样子,对他很同情,就把自己的钱都给了他。作为回报,小矮人对他说:“你有这么一颗善良的心,我将满足你三个愿望——一便士一个,你喜欢什么就选择什么。”仆人很高兴自己交上了好运,说道:“我喜欢的东西很多,但并不是钱。第一,我要一张弓,用这张弓,任何被我瞄准的东西都会掉下来;第二,我要一架小提琴,当我演奏时,每个听到琴声的人都会跳起舞来;第三,我希望每个人都会满足我提出的要求。”小矮人说他就会有他希望的东西,说完,就像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副弓箭和一架小提琴给了他,然后就不见了。

穷人问:“你是谁?”

诚实的仆人怀着惊奇而又兴奋的心情上路了。要是说他前一阵子是十分快乐的话,那他现在可以说是一百分的快乐,他唱得比刚才更欢,跳得更起劲了。不久,他遇见了一个老守财奴,在他们相遇的地方有一棵树,树梢的嫩枝上站着一只鸟儿,鸟儿叫得正欢。守财奴说道:“哟!多么漂亮的鸟啊!要是能买到这样一只鸟,花多少钱我也愿意。”仆人听见后说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很快就会要它下来。”说罢,他举起他的弓,望上瞄准,那鸟儿马上掉下来落进了树下的灌木丛中。守财奴一见,也不谈钱的事,马上爬进树丛中去找鸟儿,但他刚刚爬到里面时,仆人拿起小提琴拉了起来。随着琴声的传出,守财奴开始跳起舞来,他在树丛中跳来跳去,越跳越高,树丛中的荆棘很快就钩破了他的衣裳,使他浑身的衣裳都成了破布条,身上也被划破,伤痕累累,鲜血淋漓。守财奴哭道:“哎哟!看在上帝的份上!大师,大师呀!请别再拉小提琴了,我做了什么要遭受这份罪啊?”仆人说道:“你吝啬小气,剥削了许许多多的贫穷人们,这只是你得到的报应。”说完,他拉起了另一首曲子。守财奴开始哀求他,答应给他钱,让他能停止跳舞、爬出树丛。但他却又不肯多给钱。仆人就把琴声拉得更响了,守财奴跟着跳得越来越剧烈,出的钱也越来越多,最后他答应把钱袋里的整整一百个金币都给仆人,这些金币都是他刚刚从穷人那儿榨取来的。当仆人看到这么多钱,说道:“我就同意你的请求了。”于是,他拿起钱袋,收好提琴,高高兴兴地又踏上了旅途。

“我是仁慈的上帝。”

仆人一走,守财奴慢慢地从树丛中爬了出来,他浑身衣不遮体,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,不禁愤恨不已,开始考虑起怎样进行报复来,他要用奸计来对付仆人。最后他跑到法官那里,控告说有一个恶棍强迫他进行交易,骗抢了他的钱财,这个家伙的背后挂着一张弓,脖子上挎着一架小提琴。法官听了,派出巡警到处去找,说不管在哪里找到都要把他带到法庭来。巡警们不久就抓到了这个仆人,并把他带到了法庭,要对他进行审判。

穷人便说:“那我就不求你给孩子做教父了。你把什么都给了富人,而让穷人挨饿。”说完转身继续朝前走。不久他遇到了魔鬼。魔鬼说:“你还找什么?只要你让我给孩子当教父,我会给他用不完的金子,让他享受世界上一切欢乐。”

守财奴开始了他的控告,说仆人骗抢了他的钱财。仆人分辩说:“不是这样,事实是我为你演奏一首曲子后你给我的报酬。”但是法官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驳回了仆人的辩护词,判了他绞刑,草草地将这个案子结了。

穷人问:“你是谁?”

仆人被带了出去,但当他站在绞刑架台子上时,他说道:“法官大人,请答应我最后一个心愿。”法官回答说:“只要你的要求不是赦免你,我都可以答应。”“我不是要求你赦免我,只是想请你允许我最后演奏一次小提琴。”守财奴一听,大叫道:“啊,不!不!看在上帝的份上,千万不要听他演奏!千万不要让他演奏!”法官却说道:“就让他演奏吧,他很快就会演奏完的。”其实,这完全是小矮人送给他的第三件礼物,没有人能够拒绝他的要求。

“我是魔鬼。”

这时,守财奴叫道:“快把我捆起来,快把我捆起来!我不想再遭受这种痛苦。”但仆人已经拿好了小提琴,开始奏响了曲子。当琴发出第一声音调时,法官、书记员和监管人以及所有的人都开始摆动起来,此时已没有人能够去捆那个守财奴了。第二声音调传来,行刑的人放开仆人,也跳了起来。到他奏完曲子的第一小节,所有的人——法官、法庭理事和守财奴,包括所有的旁观者——都一同跳起舞来,开始他们跳得很愉快,很兴奋,但不一会儿就累坏了。演奏没停下来,他们跳舞也不能停下来。他们开始叫喊,开始乞求他不要再拉琴了,但他对他们的乞求置若罔闻,一刻也没有停止,一直到法官不仅赦免了他的死罪,而且还答应把那一百块金币归还给他,他才放下小提琴。

穷人便说:“那我不愿意你给孩子做教父,你骗人,并且害人。”说着继续朝前走。瘦骨嶙峋的死神朝他大步走来,说:

接着,他叫住守财奴说:“现在告诉大家,你这个流氓,无赖,你在哪儿得来的这些金币?不然的话,我就只拿你一个人来消遣。”说罢又把小提琴拿了起来,守财奴吓坏了,只好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说:“我是侵吞得来的,我承认都是巧取豪夺得来的。你是公平合理挣得的。”仆人放下小提琴,走下了绞刑架,守财奴则被推了上去,取代了仆人的位置。

“让我做孩子的教父吧。”

穷人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使人人平等的死神。”

穷人便说:“那我就让你给孩子做教父吧。”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