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的拿着旗帜,只有躲在钟盒里的那只最小的山羊没有被狼发现

 

以前有个叫汉斯的年轻农夫,他的舅舅想给他找个阔媳妇。所以他让汉斯坐在炉子后面,并把火生得旺旺的,然后拿来一壶牛奶和许多白面包,将一枚亮晶晶的新硬币递到汉斯的手里并嘱咐道:“汉斯,赶紧握住这枚硬币,把白面包掰碎了泡在牛奶里,坐着别动,我回来之前你千万别站起来。”“好吧。”汉斯答应道,“我照您说的做。”然后舅舅穿上一条打着补丁的旧裤子,去旁村见一位富家的女儿,并问道:“能嫁给我的外甥汉斯吗?他既老实又通情达理,你一定觉得非常合适。”那位贪婪的父亲问:“他有些什么财产?他拿什么招待客人?”“亲爱的朋友,”舅舅回答,“我那年轻的外甥有一个温暖的店铺,手里有亮晶晶的钱,有许多面包等着招待宾客,另外他和我一样有很多农田,”(他一边说着一边拍着他的裤子,在那个地区小块农田被称做补丁)。“如果您不嫌麻烦就请和我一起回家,您马上就会看到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。”那守财奴可不愿意失掉这个好机会,马上说:“真是如此的话,我决不会反对这门婚姻。”

  从前有只老山羊。它生了七只小山羊,并且像所有母亲爱孩子一样爱它们。一天,它要到森林里去取食物,便把七个孩子全叫过来,对它们说:“亲爱的孩子们,我要到森林里去一下,你们一定要提防狼。要是让狼进屋,它会把你们全部吃掉的——连皮带毛通通吃光。这个坏蛋常常把自己化装成别的样子,但是,你们只要一听到他那粗哑的声音、一看到它那黑黑的爪子,就能认出它来。”小山羊们说:“好妈妈,我们会当心的。你去吧,不用担心。”老山羊咩咩地叫了几声,便放心地去了。

 

选定吉日,喜结良缘,新娘子步出洞房想看看新郎子的财产,汉斯脱掉他的新衣,换上一件打着补丁的工装并说道:“我怕弄坏了这件好衣服。”然后他们一块走了出去,看到了一块葡萄园,农田旁边是草地,汉斯用手指指点点,然后又拍了拍他工装上的大小补丁,说:“我最亲爱的,你看这块是我的,那块也是我的。”他的意思是让他的媳妇别老盯着宽阔的田野,也看看他的衣服,这才是他自己的。

  没过多久,有人敲门,而且大声说:“开门哪,我的好孩子。你们的妈妈回来了,还给你们每个人带来了一点东西。”可是,小山羊们听到粗哑的声音,立刻知道是狼来了。“我们不开门,”它们大声说,“你不是我们的妈妈。我们的妈妈说话时声音又软又好听,而你的声音非常粗哑,你是狼!”于是,狼跑到杂货商那里,买了一大块白垩土,吃了下去,结果嗓子变细了。然后它又回来敲山羊家的门,喊道:“开门哪,我的好孩子。你们的妈妈回来了,给你们每个人都带了点东西。”可是狼把它的黑爪子搭在了窗户上,小山羊们看到黑爪子便一起叫道:“我们不开门。我们的妈妈没有你这样的黑爪子。你是狼!”于是狼跑到面包师那里,对他说:“我的脚受了点伤,给我用面团揉一揉。”等面包师用面团给它揉过之后,狼又跑到磨坊主那里,对他说:“在我的脚上洒点白面粉。”磨坊主想:“狼肯定是想去骗什么人”,便拒绝了它的要求。可是狼说:“要是你不给我洒面粉,我就把你吃掉。”磨坊主害怕了,只好洒了点面粉,把狼的爪子弄成了白色。人就是这个德行!

牐牭诙天早晨,杜比雅从他的塔上往下看,瞧见许多旗帜在飘扬。他也听到了乐队的演奏。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牐犓走到房间外面的阳台上去。像平时一样,他向下面的镇上望。他从他站的地方看到他所有的朋友都从街上走过来,他们有的拿着花束,有的拿着旗帜。在这些人前面走着的是镇上的乐队——他们每人都戴着一顶白帽子。男女老少都在向他挥手,并且高呼:“祝您长寿!”这时杜比雅才懂得了,这个游行行列、音乐、花束和彩旗都是为了给他祝寿。他感到非常高兴。
牐犝飧鲇涡行辛性谒的塔前停下了。巴士贤先生发表了一篇关于生日庆祝的演说。
牐牎扒装的杜比雅,”他说,“你是一个最好、最聪明的人,整个豆蔻镇的居民都喜爱你!今天是你七十五岁的生日,我为你带来了你所想象不到的礼物。这是我们大家共同送的,我们希望你喜欢它。这是一只鹦鹉。我们现在还要为你唱一支新歌:《长寿歌》。这是我们特别为你而编的。一、二、三!”
杜比雅长寿歌
牐犖颐歉吆舫な佟—(长寿!长寿!)
牐犖颐歉杷坛な佟—(长寿!长寿!)
牐犠:刈≡谠撇憷锏亩疟妊拧—(住在云层里!)
牐犓的房子就在青天的下头——(在青天的下头!)
牐犓是世上一个最善良的老头,
牐犓能预报天气,为人诚恳,
牐犓帮助镇上的每一个居民。
牐牐ǔな伲〕な伲。
牐犂隙疟妊哦悦扛鋈硕几予帮助——(长寿!长寿!)
牐犑郎厦挥惺裁炊西他不能解释清楚——(长寿!长寿!)
牐犔阳的一切变化他全都知道——(太阳的一切变化!)
牐犓也能推算出深不可测的雨天气候——(雨天气候!)
牐犓是世上活着的最聪明的人,
牐犝馓焖达到了七十五岁的高龄,
牐犠:兀祝贺,祝贺他幸运!(万岁!万岁!)
牐牥褪肯突褂屑妇浠耙补充。
牐牎扒装的杜比雅,”他说,“你有许多两每腿的朋友,也有许多四条腿的朋友——我指的是镇上的小狗。每逢你吃饭有点儿肉食的时候,你总送给它们一些很可口的骨头——当它们来看你,用它们的脑袋来擦着你的身子的时候。因此在这伟大的一天,豆蔻镇的小狗歌唱队也要来为你唱它们特别的歌。”
牐牰疟妊磐下看,他瞧见波尼和它的朋友们正在仰着头哇哇地唱歌(你知道,它们只会唱一支歌)。
牐牭毖菟岛鸵衾滞瓯弦院螅巴士贤爬到塔顶上来,把那只养在笼子里的鹦鹉送给杜比雅。杜比雅感到非常高兴。
牐牎拔以谡庖簧中只希望两件东西,”他说,“一件是一只狗,另一件是一只我能够和它谈话的鹦鹉。现在我的两个希望中有一个兑现了。”
牐牭倍疟妊潘嫡饣暗氖焙颍他的另一个希望也快要得到满足了。但这件事只能等到这天下午才能兑现。那时他的很要好的朋友莱莫提着一个篮子来看他。
牐牎扒疲”莱莫说,“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件礼物。”
牐犂鹤永镒暗氖且恢黄亮的小狗。
牐牎罢娴乃透我吗?”杜比雅问,“你真的把它送给我吗?”
牐牎罢馐遣尼所生的一只最好的小狗,”莱莫说,“我把它送给你,因为我知道你会对它非常友善。”
牐牎罢獾隳憔】煞判模”杜比雅说,“你每天可以来看它和我。”
牐牎拔乙欢ɡ础!崩衬说。
牐牎澳阒道,我今天还得到了另外一件礼物,”杜比雅说,“一只鹦鹉。它真是一只可爱的动物——而且聪明。它真正能够讲话!”
牐牎罢馕彝耆知道。”莱莫说,“它还会唱歌呢!”
牐牎盎岢歌?”杜比雅问。
牐牎盎帷K以它才是一只非常好的鹦鹉,”莱莫说,“我知道。”
牐牎澳阍趺粗道?”杜比雅问。
牐牎鞍。是我帮助他们买到它的呀。”莱莫说。接着他就让鹦鹉唱一支歌。波利也就唱起那支关于它自己的歌来。
牐牎拔蚁嘈攀澜缟显倜挥械诙只鹦鹉能够做到这一点。”杜比雅说。
牐牎八非常聪明,”莱莫说,“小狗也是这样——至少不久它就会是这样。”
 

“婚礼你也参加了?”“我当然参加了,还穿了全套礼服。我的帽子是雪做的,太阳一出来就给晒化了;我的外套是蜘蛛网,过荆棘的时候全给撕坏了;鞋是玻璃的,踩在石头上,咔嚓一声,碎成了两半。”

  这个坏蛋第三次跑到山羊家,一面敲门一面说:“开门哪,孩子们。你们的好妈妈回来了,还从森林里给你们每个人带回来一些东西。”小山羊们叫道:“你先把脚给我们看看,好让我们知道你是不是我们的妈妈。”狼把爪子伸进窗户,小山羊们看到爪子是白的,便相信它说的是真话,打开了屋门。然而进来的是狼!小山羊们吓坏了,一个个都想躲起来。第一只小山羊跳到了桌子下,第二只钻进了被子,第三只躲到了炉子里,第四只跑进了厨房,第五只藏在柜子里,第六只挤在洗脸盆下,第七只爬进了钟盒里。狼把它们一个个都找了出来,毫不客气地把它们全都吞进了肚子。只有躲在钟盒里的那只最小的山羊没有被狼发现。狼吃饱了之后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山羊家,来到绿草地上的一棵大树下,躺下身子开始呼呼大睡起来。

  没过多久,老山羊从森林里回来了。啊!它都看到了些什么呀!屋门敞开着,桌子、椅子和凳子倒在地上,洗脸盆摔成了碎片,被子和枕头掉到了地上。它找它的孩子,可哪里也找不到。它一个个地叫它们的名字,可是没有一个出来答应它。最后,当它叫到最小的山羊的名字时,一个细细的声音喊叫道:“好妈妈,我在钟盒里。”老山羊把它抱了出来,它告诉妈妈狼来过了,并且把哥哥姐姐们都吃掉了。大家可以想象出老山羊失去孩子后哭得多么伤心!

  老山羊最后伤心地哭着走了出去,最小的山羊也跟着跑了出去。当它们来到草地上时,狼还躺在大树下睡觉,呼噜声震得树枝直抖。老山羊从前后左右打量着狼,看到那家伙鼓得老高的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动个不停。“天哪,”它说,“我的那些被它吞进肚子里当晚餐的可怜的孩子,难道它们还活着吗?”最小的山羊跑回家,拿来了剪刀和针线。老山羊剪开那恶魔的肚子,刚剪了第一刀,一只小羊就把头探了出来。它继续剪下去,六只小羊一个个都跳了出来,全都活着,而且一点也没有受伤,因为那贪婪的坏蛋是把它们整个吞下去的。这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啊!它们拥抱自己的妈妈,像当新娘的裁缝一样高兴得又蹦又跳。可是羊妈妈说:“你们去找些大石头来。我们趁这坏蛋还没有醒过来,把石头装到它的肚子里去。”七只小山羊飞快地拖来很多石头,拼命地往狼肚子里塞;然后山羊妈妈飞快地把狼肚皮缝好,结果狼一点也没有发觉,它根本都没有动弹。

  狼终于睡醒了。它站起身,想到井边去喝水,因为肚子里装着的石头使它口渴得要死。可它刚一迈脚,肚子里的石头便互相碰撞,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。它叫道:

  “是什么东西,

  在碰撞我的骨头?

  我以为是六只小羊,

  可怎么感觉像是石头?”

  它到了井边,弯腰去喝水,可沉重的石头压得它掉进了井里,淹死了。七只小山羊看到后,全跑到这里来叫道:“狼死了!狼死了!”它们高兴地和妈妈一起围着水井跳起舞来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