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夫自言自语地说,有一位国王

 

从前,有一位国王,膝下有一个女儿,美丽非凡,却因此而傲慢无理,目中无人,求婚的人里没有谁中她的意。她不但一个接一个地拒绝他们的美意,而且还对人家冷嘲热讽。

  从前有个农夫,赶着一头母牛去集市出售,结果卖了七个银币。在回家的路上,他经过一个池塘,远远地就听到青蛙们在叫:“呱——呱——呱——呱——。”“嘿,”农夫自言自语地说,“你们真是在胡说八道。我只卖了七个银币,不是八个。”他走到池塘边,冲着青蛙喊道:“你们这些愚蠢的东西!难道你们还没有搞清楚吗?是七个银币,不是八个!”可是青蛙还在那里叫着:“呱,呱,呱,呱。”“我说,要是你们真的不相信,我可以数给你们看。”农夫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数,并把二十个小钱算成一个银币,结果数来数去还是七个银币,然而青蛙们根本不管他数出来的钱是多少,只管一个劲地叫着:“呱,呱,呱,呱。”“什么?”农夫生气地喊道,“要是你们自以为懂得比我还多,那你们就自己去数吧。”他说着把钱全部扔进了水里。他站在池塘边,等待着青蛙们把钱数完后还给他,可是青蛙们却固执己见,仍然叫着:“呱,呱,呱,呱。”它们再也没有把钱还回来。农夫在那里等了很久,一直等到天黑,才不得不回家。临走的时候,他大声骂青蛙:“你们这些水鬼,你们这些蠢货,你们这些阔嘴巴、鼓眼睛的家伙!你们整天吵得别人耳朵根不得清静,而你们居然连七个银币都数不清!你们以为我会一直呆在这里等着你们把钱数清吗?”他说完这番话就走了,而青蛙们还在喊着:

 

有一回,国王举行盛大宴会,邀请了各地所有希望结婚的男子。先入席的是几个国王,接着入席的是王子、公爵、伯爵和男爵,最后入席的是其余所有应邀而来男子。公主走过这个行列,可对每一位横挑鼻子竖挑眼,这位太胖啦,她就用轻蔑的口气说道:“好一个啤酒桶。”那个呢,又高又瘦,她就评头论足地说道:“活像一只大蚊子。”下一个呢,太矮啦……“五大三粗,笨手笨脚。”她又说道。第四个呢,脸色太苍白啦,“一具死尸。”;第五个,脸太红润……“一只公火鸡。”第六个呢,身板儿不够直……“像一快放在炉子后面烤干的弯木头。”

  “呱,呱,呱,呱”,气得他到家时仍然憋着一肚子气。

牐犜诙罐⒄蚶铮一切情况仍然和平时没有两样。苏菲姑姑回到了自己的家,夏天的游艺会也已经完全被忘掉了。警察巴士贤仍然过着他安静的日子。
牐牽墒窍愠Φ曛骱兔姘师却并不怎么愉快。他们不像别人那样,他们整夜没有睡觉。他们从来没有感到安全过。他们躺在床上,睁大着眼睛,倾听周围的动静。
牐犜谝桓銎岷诘囊估铮香肠店主忽然醒来了,他听到店里有一个声音。
牐牎罢馐乔康晾戳恕!彼对他的妻子说。他尽快地从床上跳下来。“这次我要抓住他们。”他一边拉上裤子,一边说。
牐牎安灰单独一人出去,”他的妻子说,“你知道,他们有三个人呀。”
牐牎罢飧鑫抑道。”他说。
牐牎斑恚找一个人来帮助你吧。”
牐牎拔艺是要这样办。”他说。他轻轻地走出去,溜到隔壁面包师的屋子里去。面包师睡房的窗子是开着的,香肠店主把他的脑袋伸进去,喊:“面包师傅,快醒来!”
牐牎笆裁矗出了什么事?”面包师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问。
牐牎扒康亮锝来了。”
牐牎肮怨裕又碰上了!”面包师叫了一声,就从床上跳下来。他问:“他们在什么地方?”他连忙把裤子系好。
牐牎霸谖业牡昀铩!毕愠Φ曛魉担“他们三个人都来了。”
牐牎澳敲次颐亲詈冒丫察巴士贤也喊来。”面包师说。
牐牎岸浴!毕愠Φ曛魉怠K们一同去找巴士贤。
牐牎扒康磷杲香肠店里去了。”他们对他说。
牐牎澳遣豢赡埽 卑褪肯途奇地说。他从来不相信会有不幸的事发生。
牐牎罢馐乔д嫱蛉返氖卵健!毕愠Φ曛魉担“这次我们必须逮住他们。”
牐牎暗比唬应该抓住他们。”巴士贤表示同意。他也匆匆忙忙地把裤子系好。
牐犓们一同静悄悄地走过街道,来到香肠店主的店里,抓那三个强盗。
抓强盗之歌
牐犌崆岬兀轻轻地——不要作声!
牐牼∫磺锌赡鼙3职簿玻
牐犖颐且抓住这些强盗,
牐牻兴们再也不能得逞。
牐犖颐墙要把他们关进监牢,
牐牥阉们一网打尽。
牐犞灰我们抓住他们,
牐犓们就逃脱不了这个命运。
牐牷鹜群屠叭馑鹗Т罅浚
牐犗讨砣夂拖愠σ膊恢去向,
牐犓们还不止一次偷过烤鸽,
牐犕赐纯炜齑蟪粤艘怀 
牐牭这是他们干的最后勾当,
牐犖颐墙再也不能忍让。
牐牰杂谡庑┖贸岳磷龅那康粒
牐犜缇筒桓媒兴们跳梁。
牐犌煽肆Φ案馑们偷尽,
牐牷褂心逃筒葺果馅饼,
牐犛痔稹⒂执嗟陌咨、棕色面包,
牐牷褂卸言谒制じ馍系谋淇淋。
牐犝庋快乐的日子已经到了尽头
牐犠雒我脖鹣朐僖淮卫戳佟
牐犝庋可怕的贪馋懒汉,
牐犜缇陀Ω靡煌打尽。
牐犌那牡兀悄悄地,我们踮着脚尖,
牐犖颐乔那牡仄氩较蚯埃
牐犖颐墙要抓住那些强盗混蛋——
牐牥。他们再也吃不上丰盛的午餐!
牐犖颐墙把他们收监,
牐牻兴们再没有机会捣蛋。
牐犚磺衅渌的强盗们,
牐犕刀西看你们再敢不敢。
牐犓们在香肠店门口停下步子,默默地听了一会儿。
牐犛幸恢制婀值纳音从那里面发出来。
牐牎疤到没有?”香肠店主低声地说。
牐犆姘师点了点头。
牐牎拔颐窍衷诘眯⌒摹!卑褪肯退怠!澳阏驹谕饷妫”他对面包师说,“当我们走进屋子里去以后,当心不要让他们逃掉。懂了吗?”
牐牎笆牵”面包师说,“我懂了。”
牐犓按照巴士贤的布置留在屋外,巴士贤和香肠店主溜进院子里去了。
牐牎澳嵌有一个开着的窗子。”巴士贤低声说。
牐牎岸裕有一个窗子开着,”香肠店主说,“这很奇怪。”
牐犜诓扇⌒卸之前,巴士贤仔细地思考了一下。他说:“你从窗口钻进去,在这同时我将把门打开。懂吗?这样我们就不会让他们钻了空子。”
牐牎拔叶了。”香肠店主说。
牐牥褪肯脱杆俚匕训昝糯蚩,大声喊:“以法律的名义,我逮捕你们!”
牐牭昴诩负跏瞧岷谝煌拧K们听到地板上有沉重的响声,似乎有人钻到柜台后面去了。
牐牎拔铱吹侥忝橇耍”巴士贤大声说,“快出来,听见了吗?”
牐犛幸换岫什么动静也听不见,接着一个头发蓬松的脑袋冒了出来。巴士贤和香肠店主大骂——因为这是莱莫的小狗波尼。强盗连影子也没有!
牐牎拔业睦咸煲!”巴士贤叫出声来,“强盗就是你呀,对吗?”
牐牎罢馓糟了。”香肠店主说。
牐牎拔什么?”巴士贤问。
牐牎耙蛭这跟强盗毫无关系呀。这一次我们应该有把握抓住他们的。”
牐牎斑恚我也认为有这个可能。”巴士贤说。
牐牎澳敲茨憔桶颜庵恍」纷プ甙伞!毕愠Φ曛鬣洁熳拧
牐牎澳阏娴恼饷聪肼穑俊卑褪肯陀糜桃傻目谄问。
牐牎拔壹岢忠这样做,”香肠店主说,“这畜生一定吃掉了我的许多香肠和牛排。瞧它的肚皮鼓得多大。”
牐牪尼就这样以法律的名义被捕了。它的颈圈上被系了一根绳子,以说明它成了一个囚犯。
牐犆姘师仍然留在屋子外面放哨。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,他立刻就问:“抓到他们了吗?”接着他说:“怎的,他们到哪里去了?”
牐牎罢饩褪乔康痢!卑褪肯退担拉了一下波尼脖子上的绳子。他把这只小狗带到警察局里去了。
牐牭诙天莱莫来了。他敲了敲门,警察巴士贤走了出来,说:“请进。”
牐牎澳憷从惺裁词拢俊彼看出了来人是谁以后问。
牐牎拔叶失了小狗。”莱莫说。
牐牎罢娴穆穑俊卑褪肯臀省
牐牎八一夜不在家。”
牐牎霸来如此。”巴士贤说,“它偷东西去了——牛排和香肠。它现在被捕了。”
牐牎安豢赡埽波尼不会干那种事。”莱莫说。
牐牎笆堑模就是它干的。”巴士贤说。
牐牎八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牐牎霸诩嗬卫铩!卑褪肯退怠5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它很好,生活得很舒服。”
牐犛谑撬把莱莫带到监狱里。小狗躺在一个小牢房地上的席子上,已经睡熟了。无疑它忙了一夜,已经累了,何况又在香肠店里饱吃了一顿。巴士贤用他的靴子尖头把它捅醒了。当它看见了主人,顿时热烈地摇起尾巴来。
牐牎安惶话的小狗,”莱莫说,“你干了什么好事?偷吃了香肠,是吗?”
牐牪尼低下头,它的尾巴也垂下来了。
牐牎八承认错误了,它是在说,它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。”莱莫对巴士贤说。
牐牎澳敲凑獯挝揖桶阉放了。”巴士贤说,“我将告诉香肠店主,今后夜里睡觉时得把窗子关牢。”
 

就这样,她看谁都不顺眼。

  过了一阵子,农夫又买了一头牛,把它宰了。他一算计,发现自己不仅可以挣回两头牛的钱,而且还白得一张牛皮。于是,他把肉运到了城里;可是城门口有一大群狗,领头的是一只大狼犬。大狼犬围着牛肉跳来跳去,一面闻一面“汪,汪,汪”地叫着。农夫看到自己怎么也制止不了它,便对它说:“是的,是的,我知道你那‘汪,汪,汪’的意思。你是想吃点肉,可要是我们肉给了你,我自己就倒霉了!”但是狼犬只是回答“汪,汪,汪”。“那么你愿不愿意答应不把肉全吃完,并且愿意为其他狗作担保呢?”“汪,汪,汪,”狼犬叫着。“好吧,要是你硬要这么做,我就把肉都留在这里。我认识你,也知道你在谁家当差。我把话说在头里,你必须在三天内把钱还给我,不然我叫你好看!你可以把钱送到我家去。”说着,农夫就把肉卸在地上,转身回家去了。那群狗一下子扑到牛肉上,大声叫着:
“汪,汪,汪!”

有一位国王,下巴长得有点儿翘,更是免不了遭到她的大肆嘲笑挖苦。“我的天哪!”她一边放声大笑一边高声地说,“瞧这家伙的下巴呀,长得跟画眉嘴一模一样啊!”打那以后,这位国王就落了个诨名——画眉嘴。老国王发现女儿只是在嘲弄人家,对每个前来求婚的人都嗤之以鼻,便大动干火,发誓要把她嫁给第一个上门来讨饭的叫花子。

  农夫在远处听到它们的叫声,自言自语地说:“听啊,它们现在都想吃一点,但账得由那头大狼犬付。”

几天以后,一个走街窜巷卖唱的人在王宫的窗下唱起歌来,想讨一点儿施舍。国王听见了歌声,便吩咐把这个人带来见他。卖唱的衣衫褴褛,肮脏龌龊,来到国王和公主面前唱了起来,唱完便恳求给他一点儿赏赐。

  三天过去了,农夫想:“今晚我的钱就可以装在我的口袋里了。”想到这里,他非常高兴。然而谁也没有来给他还钱。“这年月谁也不能相信!”他说。到最后他终于不耐烦了,只好进城找屠夫要钱。屠夫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可是农夫说:“谁和你开玩笑?我要我的钱!难道你的那条大狼犬三天前没有把一整头牛的肉给你送来吗?”屠夫这次真的发火了,一把抓起扫帚把农夫赶了出去。“你等着,”农夫说,“这世界上还有公道呢!”他说着就跑到王宫去喊冤,结果被带去见国王。国王正和公主坐在一起,他问农夫有什么冤屈。“天哪!”他说,“青蛙和狗把我的钱拿走了,屠夫不但不认账,还用扫帚打我。”接着,他把事情从头至尾讲了一遍,逗得公主开心地哈哈大笑。国王对他说:“这件事情我无法为你主持公道,不过我可以把我女儿嫁给你。她一辈子还从来没有像笑你那样大笑过;我许过愿,要把她嫁给能使她发笑的人。你能交上这样的好运,真得感谢上帝!”

国王对他说:“你的歌让我很开心,我就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吧。”

  “哦,”农夫回答,“我才不想娶你女儿呢。我已经有了一个老婆,而这个老婆我都嫌多。每次我回到家里,总觉得到处都有她似的。”国王一听就生了气,说:“你真是个蠢货!”“嗨,国王老爷,”农夫说,“除了牛肉,你还能指望从牛身上得到什么呢?”“等等,”国王说,“我另外给你一样奖赏吧。你现在去吧,过三天再回来。我要给你整整五百块银元。”

公主一听,吓得浑身发抖,国王却接着说:“我发过誓,要把她嫁给第一个到这儿来讨饭的叫花子,我得言而有信。”

  农夫从宫门出来时,卫兵问他:“你把公主逗笑了,肯定得到什么奖赏了吧?”“我想是吧,”农夫说,“国王要给我整整五百块银元呢。”“你听我说,”卫兵说,“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分一点给我吧!”“既然是你嘛,”农夫说,“我就给你两百块吧。你三天后去见国王,让他把钱付给你好了。”站在旁边的一位犹太人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赶紧追上农夫,拽着他的外衣说:“我的天哪,你的运气真好啊!你要那些大银元做什么?把它们换给我吧,我给你换成小钱。”“犹太人,”农夫说,“你还有三百块银元好拿,赶紧把小钱给我吧。三天后让国王把钱给你好了。”犹太人很高兴自己占到了便宜,给农夫拿来了一些坏铜钱。这种坏铜钱三枚只能值两枚。三天过去了,农夫按国王的吩咐,来到了国王的面前。国王突然说道:“脱掉他的外衣,给他五百板子。”“嗨,”农夫说道,“这五百已经不属于我了。我把其中的两百送给了卫兵,把另外的三百换给了犹太人,所以它们根本不属于我。”就在这时,卫兵和犹太人进来向国王要钱,结果分别如数挨了板子。卫兵因为尝过板子的滋味,所以挺了过来;犹太人却伤心地说:“天哪,天哪,这就是那些沉重的银元吗?”国王忍不住对农夫笑了,怒气也消失了。他说:“既然你在得到给你的奖赏之前就已经失去了,我愿意给你一些补偿。你到我的宝库去取一些钱吧!愿意拿多少就拿多少。”这句话农夫一听就懂,把他的大口袋装得满满的,然后他走进一家酒店,数着他的钱。犹太人悄悄跟在他的后面,听见他在低声嘀咕:“那个混蛋国王到底还是把我给骗了!他干吗不自己把钱给我呢?这样我就能知道他究竟给了我多少。他现在让我自己把钱装进口袋,我怎么知道有多少钱呢?”“我的天哪,”犹太人心中想道,“这个家伙居然在说国王大人的坏话。我要跑去告诉国王,这样我就能得到奖赏,而这家伙就会受到惩罚。”

抗旨不遵完全是徒劳的。于是,请来了牧师,为公主和这个走街窜巷卖唱的人举行了婚礼。

  国王听了农夫说过的话大发雷霆,命令犹太人去把农夫抓来。犹太人跑到农夫那里,对他说:“国王让你赶紧去见他。”“我知道怎么去更好,”农夫回答,“我要先请裁缝给我做件新外套。你认为口袋里装着这么多钱的人能穿着这身旧衣服去见国王吗?”犹太人看到农夫怎么也不愿意穿着旧衣服去见国王,怕时间一长国王的怒火平息了,自己会得不到奖赏,农夫也会免遭惩罚,便对他说:“纯粹是出于友谊,我暂时把我的外套借给你。为了友爱,人可是什么事情都肯做的呀!”农夫对这种安排很满意,便穿上犹太人的外套,和他一起去见国王。

婚礼结束后,国王说道:“现在你已是一个叫花子的老婆了,不宜再留宫中。你和你丈夫快上路吧。”

  国王责问农夫为什么要说犹太人所告发的那些坏话。

叫花子牵着她的手往外就走,公主不得不跟着他离开了王宫。他们俩来到一片大树林前面,公主问:“这片树林是谁的?”

  “啊,”农夫说,“犹太人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呢?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!这混蛋大概还要说我身上的外套是他的呢。”

卖唱的便回答道:

  “你说什么?”犹太人嚷道,“难道那外套不是我的吗?难道我没有出于友谊把它借给你,好让你来见国王吗?”国王听到这里便说:“这个犹太人肯定骗了人,不是骗了我就是骗了农夫,”然后又命令人再赏给他一些硬板子。农夫穿着漂亮的外套,口袋里装着鼓鼓的钱,边往家走边想:“这次的交易做成功了!”

“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画眉嘴国王的呀,

要是你当初嫁给他,现在不就是你的吗?”

公主听了回答说:

“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啊,当初有点儿翘尾巴,要是嫁给画眉嘴国王就好啦。”

随后,他们俩来到一片绿草地,公主又问:“这片美丽的绿草地是谁的?”

“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画眉嘴国王的呀,

要是你当初嫁给他,现在不就是你的吗?”

于是,公主又唉声叹气地说:

“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啊,当初有点儿翘尾巴,要是嫁给画眉嘴国王就好啦。”

接着,他们俩来到一座大城市,公主又问:“这座美丽的城市是谁的?”

“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画眉嘴国王的呀,

要是你当初嫁给他,现在不就是你的吗?”

公主听了说:

“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啊,当初有点儿翘尾巴,要是嫁给画眉嘴国王该多好啦。”

“你老是渴望嫁给另一个男人,”卖唱的说,“我听了真气愤。难道我配不上你吗?”

最后,他们俩来到一所很小的房子前,她大声地问:

“这么小的房子我还没见过,

天哪,它会是什么人的窝?

卖唱的回答说:“这是我的房子,也是你的家,我们就共同生活在这里。”

房门又矮又小,公主进去时,不得不弯下腰来,不然就会碰了头。

“佣人在哪儿呢?”公主问道。

“哪来的佣人呀。”叫花子回答说,“干什么事你都得自己动手。喏,你得快点儿把火生起来,把水烧开,然后给我煮饭。我已经累得不行了。”

可是,公主哪里会生火煮饭呀,叫花子只得自己动手,不然就得挨饿。他们的晚饭很简单,晚饭后,就休息了。谁知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把她赶下床,逼着她做家务事。

他们就这样过了几天,吃完了所有的存粮,丈夫于是说:“老婆,你看,咱们这样光吃饭,不挣钱,可怎么活下去呀,你来编筐子吧。”

说罢,他就出去砍了些柳枝,扛回家来。公主开始编筐子,可柳枝又粗又硬,把她娇嫩的双手全弄伤了。

“我觉得,”丈夫说,“这样不行啊,别编筐子啦,你还是纺线吧,也许你会在行些。”

于是,她开始坐下来试着纺线,可是纱线很粗糙,把她柔软的手指勒得鲜血直流。

“你看看,”丈夫又说道,“这算怎么一回事嘛。你什么也干不了,娶了你当老婆,我算倒霉透啦。现在我得做一做陶器生意,卖锅碗瓢盆什么的。你呢,得到市场上去叫卖。”

“天哪,”她心想,“要是我父亲王国里的人来赶集,看到我在那儿叫卖锅碗瓢盆,他们一定会嘲笑我的!”

可是,又有什么别的出路呢?不然就得活活饿死。一开始,她的生意还不错。人们见她长得漂亮,都来买她的东西,而且连价也不还。的确,有几个人付了钱,却又把锅子作为礼物送给她。

夫妻俩靠她卖来的钱生活了一段时间,然后丈夫又进了一批陶器。她坐在市场的一个角落里,把锅碗瓢盆什么的摆放在自己的周围,叫卖起来。谁知一个喝得醉熏熏的骑兵突然打这儿急驰而过,那匹马冲进她的货摊,把所有的陶器踩得粉碎。公主放声大哭,束手无策。

“我的天呀,我该怎么办哪?”她呜咽着说,“我丈夫会怎么骂我呀。”于是,她跑回家里,跟丈夫说了自己的遭遇。

“你是一个卖陶器的小贩子,哭管什么用,”她丈夫说,“你什么活儿也干不了。我只得跑到咱们国王的宫殿里,打听了一下你能不能在那儿当个帮厨女佣。人家答应先试用一段时间,还有,你在那里可以白吃饭。”

这样一来,公主就变成了帮厨女佣。她给大师傅打下手,干各种最脏的活儿。她在衣服里缝了一个口袋,在口袋里放了一只带盖的罐子,每天把残羹剩饭盛在里面,带回家中糊口。

  为了庆祝国王的长子满十八岁,国王举行了盛大的舞会。在那个不同寻常的夜晚,可怜的年轻女佣躲在上面大厅的门后,偷偷地观望。她
目睹着蜡烛一根根点燃,宾客们一个个步入大厅,全都衣着华丽,光彩照人。面对眼前富丽堂皇、令人眼花缭乱的景象,她不无哀伤地想起自
己悲惨的命运,站在那里几乎泣不成声。自己一向傲慢无理,目中无人,才落到今天这般贫穷凄惨的境地,她感到痛悔不已。美味佳肴端进端
出,香味扑鼻,她馋得口水直流,仆人们不时扔给她一些残渣剩菜,她便装进罐子里,准备带回家去。
  国王的长子身着天鹅绒和绸缎衣服,衣服上镶嵌着钻石,脖子上挂着金项链,正朝大厅走去,发现这个可怜的女子站在门后,正偷偷地观
望着舞会的情景,王子一把抓住她的手,要和她跳舞,她却不肯。她认出这位王子正是曾经向她求过婚,被她嘲弄侮辱过的那个画眉嘴国王,
不禁吓得浑身发抖。可是,不管她怎样挣扎,王子还是硬将她拉进了舞厅。不料,她用来系口袋的线绳,就在这时断了,罐子一下子滚了出来
,汤汤水水流了一地,残渣剩菜撒得到处都是。人们一见哄堂大笑,她成了众人的笑柄,羞愧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。她朝门口冲了过去,
想要逃走,可在台阶上被一个男子拦住了去路,又给拉了回来。她定睛一看,这个男子又是画眉嘴国王,国王用亲切和蔼的语气对她说:
  “别怕,我和那个跟你生活在破破烂烂的小房子里的叫花子,原本是一个人哪。我很爱你,才乔装打扮成叫花子;那个喝得醉熏熏的、冲
进你的货摊,把陶器踩得粉碎的骑兵,也是我呀。我做这些,全是为了克服你的傲慢无礼,惩罚你对新郎的嘲弄。”
  公主听罢,痛哭流涕,抽泣着对国王说:“我真是太不应该了,不配做您的妻子。”
  画眉嘴国王却安慰她说: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。现在我们就举行婚礼吧。”
  话音刚落,宫女们随即走了过来,给她打扮得花枝招展。她父亲和宫里的人也来了,祝贺她和画眉嘴国王新婚幸福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