牐牎八住在这个骇人听闻的地方,上帝对他说

大概是在二千年以前吧,有一个富人对自己的妻子非常爱护,夫妻俩相亲相爱,生活非常幸福,遗憾的是他们一直没有小孩。他们的房屋前有一座花园,里面有一棵高大的桧树。一年冬天,外面下起了大雪,大地披上了白色的银装,妻子站在桧树下,一边欣赏着雪景,一边削着苹果,一不留神,小刀切到了手指头,滴滴鲜血流出来洒在了雪地上。看着白雪衬托着的鲜红血点,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唉——!要是我有一个孩子,他的皮肤像雪一般的白嫩,又透着血一样的红润,我该是多么的幸福啊!”说着想着,她的心情变得兴奋起来,仿佛自己的愿望真的就要成为现实一样。

古时候,上帝在那时还习惯于亲自与地球上的凡人打交道。有一次天已经黑了,他还没有找到一家酒店,蒙蒙夜色使他身心憔悴。这时他发现前面有两栋房子面对面地竖立在路的两边:一栋大而漂亮,另一栋小而破旧,大的属于一个财主,小的属于一个穷人。上帝暗想:“如果我住在财主家,是不会给他增加负担的。”当财主听到有人敲门时,他打开窗户问陌生人想要什么,上帝回答:“我就想住一晚上。”

 

冬天过去了,春风吹来,卸去了披在大地身上的银装,又给她换上了绿色的外套,朵朵鲜花点缀着翠绿的田野;当树木吐露出春芽时,嫩枝又开始被拂去枝头的残花,小鸟在树丛间欢快地飞来跳去,唱着赞美春天的歌声。面对这生机盎然的大自然,富人的妻子满怀希望,心中充满了喜悦。初夏来临,温暖的阳光又催开了桧树的花蕾,和暖的夏风夹带着丝丝甜意的花香飘进了她的房中。花香使她心情激荡,心跳不已。她来到桧树下,欣喜地跪在地上,虔诚地默默祈祷着。秋天快到了,当树枝上挂满累累果实的时候,她从桧树上采下色泽深红的干果。不知为什么,她此时的心情显得非常悲哀而伤心。她叫来丈夫对他说:“如果我死了,就把我埋在这桧树下吧。”不久,她生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儿子,孩子长得正如她所希望的一样,真是白里透红、红中透粉。看见自己可爱的孩子,她心里充满了快乐,再也支持不住生产的痛苦,慢慢地垂下脑袋,离开了自己的丈夫和刚生下的孩子。

财主上上下下将来人打量了一番,见上帝衣着平凡,不像兜里有什么钱的人,他摇摇脑袋说道:“不行,我不能让你住,我的屋子里堆满了草药和种子,如果凡是敲门的人我全接待的话,用不了多久,我就得出门要饭了。到别处找地方住吧。”说完,他关上窗户把上帝搁在了外边。

 

丈夫按照她的愿望把她埋在了桧树下,痛哭着哀悼她的去世。过了一段时间,他心情平静了一些,眼泪也少多了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他的眼泪完全没有了,再过了一段时间,他娶了另外一个妻子。

于是上帝转身离开了财主,走到对面的小房子前敲门。刚刚敲了门,那穷人就打开了那扇小门并把来人请了进去。“留下同我一起过夜吧,天已经黑了,”他说:“今晚你不能再赶路了。”上帝被感动了,他走进屋来。穷人的老婆握着他的手表示欢迎,并让他别客气,就像到家一样,有什么就用什么,说虽然他们拿不出很多,可是他们会真心实意地用所有的东西招待他。女主人把土豆放在火上煮,同时又去挤羊奶,这样他们就有些奶喝了。铺上桌布后,上帝和主人两口子坐了下来,虽然饭菜不精美,可上帝很欣赏,因为大家都喜气洋洋地坐在餐桌旁用餐。晚饭后该上床睡觉了,女主人把她的丈夫叫到一旁说:“听着,亲爱的夫君,今天晚上咱们自己铺张稻草床吧,让那可怜的客人在咱们的床上好好睡一觉,他走了一整天,一定累了。”“我完全同意。”他答道,“我这就去告诉他。”他过去邀请这陌生的客人说,如果不嫌弃的话,就请睡在他们的床上好好地休息。可是上帝定然不肯睡在两位老人的床上。无论上帝如何拒绝,他们就是不同意,直到最后,上帝接受了,睡在了床上,他们自己在地上铺了些草躺在了上面。

牐牭诙天早晨,当苏菲姑姑醒转来的时候,她向周围望了一眼,感到莫名其妙。
牐牎罢庋一个可怕的脏地方真是少见!”她对自己说。
牐犓跳下床来,走到隔壁房间里去。她发现那三个强盗正在等待,他们颇为激动,为的是想看看她作何表示。
牐牎八住在这个骇人听闻的地方?”她问。
牐牎扒装的苏菲姑姑,是我们呀!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昂撸∧忝牵对吗?”苏菲姑姑说,“我相信是你们。请过来,给我说声‘早安’——说准确一点儿。”
牐牸炙古逋着其他两人。
牐牎拔铱醋詈没故前凑账讲的话办。”他咕哝着。他走向她,粗声说:“我的名字叫贾斯佩。”
牐牎安灰大叫,”苏菲姑姑说,“这是不礼貌的。”
牐牎拔蚁不洞笊喊就大声喊。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罢獠皇呛鸵桓龈九讲话的样子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拔移偏要……嗯。”贾斯佩说,但他的声音有点儿软下去了。
牐牎跋乱桓觥!彼辗乒霉盟怠
牐牎拔业拿字叫哈士贝。”下一个人说。他非常有礼貌地鞠了一躬。
牐牎罢饣瓜窀鲅子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拔医欣帜傻ぁ!钡谌个人说。
牐牎班牛嗯!”苏菲姑姑说,“所以你的名字叫做乐纳丹。请走过来让我瞧瞧你的耳朵。”
牐牎澳鞘俏易约旱亩朵呀。”乐纳丹反驳着说。
牐牎笆堑模是你自己的耳朵,你应该为你的这一对耳朵感到羞耻。”苏菲姑姑说,“黑得像煤烟灰一样!你大概好几年没有洗过它们吧。”
牐牎八高兴洗就洗!”哈士贝咆哮着。
牐牎拔也孪氪蟾乓彩钦飧鲅子。”苏菲姑姑说。她把他们每个人轮流观察了很久,接着问:“为什么我到这个屋子里来了?我是怎样来的?”
牐牎把剑苏菲姑姑,”贾斯佩说,“你知道,是我们——我们——把你绑架来的。”
牐牎暗购芾鲜担∥蚁肽忝谴蟾乓晕这是你们干的一件得意的事吧。”
牐牎安还艿靡獠坏靡猓”贾斯佩鼓起勇气说,“事情是干了。我们需要有一个人来料理我们的家务。”
牐牎袄窗盐颐堑奈葑邮帐案删弧!惫士贝补充着说。
牐牎巴时给我们做饭。”乐纳丹急速地说。
牐牎澳敲茨忝侨个人干什么呢?”苏菲姑姑问。
牐牎拔颐窍不陡墒裁淳透墒裁础!奔炙古甯嫠咚说。
牐牎澳忝堑故窍氲煤苊畎。 彼辗乒霉盟怠
牐牎岸浴!崩帜傻に怠
牐犓辗乒霉米叱隽朔考洹K们可以听见,她在巡视各个房间。
牐牎罢馔耆是一个猪窝!”她对他们说。
牐牎爸砦咽窃谖莺笱健!惫士贝说。
牐牎澳忝怯卸嗌偻分恚俊彼问。
牐牎爸挥幸煌贰!崩帜傻に怠
牐牎耙煌芳尤头等于四头,”苏菲姑姑说,“一头在外面,三头在屋里。”
牐牎八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贾斯佩问。
牐牎八是指我们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拔腋嫠吖你们她的睥气不好。”乐纳丹嘟囔着。
牐牸炙古逭馐鄙起气来。他吼了一声:“我告诉你,在这里我们是决定一切的主人。”
牐牎安皇悄悖 惫士贝补充一句。
牐牎扒牍来,哈士贝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犓望了望贾斯佩,又望了望乐纳丹。他不愿意听苏菲姑姑的指挥,但不知怎的,他却仍然走上前来了。
牐牎澳闱萍了你们这里乱七八糟的情况吗?”她问他。
牐牎拔以盖剖裁淳颓剖裁础!惫士贝绷着脸说。
牐牎昂茫”苏菲姑姑说,“现在请你把周围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捡起来。把贾斯佩的放在这里,把乐纳丹的放在那里。你自己的则请放在这里。”
牐牎笆帐岸西不是我的专长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澳憧梢匝Щ崾帐啊!彼辗乒霉盟怠
牐牎拔什么不叫乐纳丹做?”他问。
牐牎拔一褂斜鸬幕疃让他干。”
牐犝馐崩帜傻ぞ筒簧不响地站起来,想溜出房间,不过苏菲姑姑止住了他。
牐牎扒牖乩础D恪!彼说。
牐牎拔蚁氤鋈ド⑸⒉健!崩帜傻さ蜕说。
牐牎扒肽懔粼谡饫铮”她坚定地说,“把这些杯子、碗、盘子、刀子和汤匙先收拾好,然后把它们洗干净。”
牐牎拔什么贾斯佩不干这些活儿呢?”
牐牎凹炙古寤褂斜鸬氖乱干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拔蚁不陡墒裁淳透墒裁础!奔炙古宕笊地说。
牐牎昂茫现在就请你干这件活儿,”苏菲姑姑说,“你先去劈点儿柴,把它放进炉子里烧点儿水,好叫乐纳丹能够洗一洗。”
牐牎八不需要用热水去洗。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八需要。这件活儿干完后,还请你再烧点儿热水,我们需要用它。”
牐犝馊个坏家伙尽量地抗拒。只要他们说“不干”,苏菲姑姑就坚持说:“得干!”
苏菲姑姑和强盗之歌
牐犖业奶欤我的天,这里一切都稀巴烂!
牐犚巫由戏抛旁嗟钠降坠,炉子上撒满稀饭。
牐牴士贝,穿上你的袜子,样儿整齐一点,
牐犎缓蟮酵饷嫒ィ帮助一下那个乐纳丹。
牐犑堑模你得干。
牐牸炙古澹去劈点儿柴,把火烧旺。
牐犖业糜眯┕鏊,你做个榜样!
牐犗此⑹抢帜傻さ姆荻,不要推让,
牐牥严赐氤乩锏耐胂锤删唬
牐犇愕美侠鲜凳档馗梢怀。
牐犑堑模干一场。
牐牴士贝脖子上的脏东西可以刮下几两,
牐犅砹迨砜梢栽诶帜傻さ亩朵上生长——
牐牻裉欤你们这帮无赖得乖乖地洗一场,
牐牪蝗晃揖筒恋裟懔┑钠ぃ用我的一切力量。
牐犑堑模用我的一切力量。
牐犖医教你们怎样把房子收拾干净——
牐牪坏骄诺阒樱不准你们将工作停顿。
牐牪蛔寄忝钦辩或者反问。
牐牭毙奈腋你们耳光,我是这里的主人。
牐犖沂钦饫锏闹魅恕
牐牎拔也幌胂础!奔炙古逅怠
牐牎昂冒桑那就请你不要吃午饭。”她说,“你不妨就是那个样子给我干坐在桌子旁。”
牐牎拔也⒉皇窍窦炙古迥茄脏呀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昂靡馑颊庋说!让我瞧瞧你的双手,”苏菲姑姑说,“真够脏的,和我想象的差不多!再让我瞧瞧你的脖子。乖乖,完全跟我想象的是一样。”
牐犆挥邪旆ǎ哈士贝只好彻头彻尾把自己洗一通。贾斯佩也只好这样做。至于乐纳丹,由于他洗了一大堆碗碟,他的手是比较干净一点儿。但是他也被命令大刷了一通牙齿,大洗了一通耳朵。
牐牎罢饣瓜窀鲅子。”在他们洗完了以后,苏菲姑姑说,“现在请你们脱下靴子和袜子,在我去给你们做午饭的时候,好好地把你们的脚和腿洗一番。”
牐犝馓舳了贾斯佩的火气。
牐牎拔颐遣荒茏ㄎ了吃一餐午饭就去洗我们的脚呀!”他怒吼起来——不过苏菲姑姑已经到厨房做午饭去了,他们还得去洗。
牐牭彼们把脚伸进盆里,正在洗脚的时候,他们有时间在一起研究下一步形势的发展。
牐牎霸谖颐撬作的案中,这是我们干的一桩最蠢的事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澳鞘蔽揖透嫠吖你们,她的脾气很坏,”乐纳丹提醒他们说,“我的话你们早就该听呀。”
牐牎芭一个女人到这屋子里来,是贾斯佩出的主意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笆堑模不过把她绑架到这里来却是乐纳丹叫干的。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拔掖用挥兴狄去把苏菲姑姑绑架来。”乐纳丹不同意对他的指责。
牐牎懊挥校那是贾斯佩的想法。”
牐牎昂冒桑就算是我说的吧。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拔蚁M,我们重新恢复我们的独立自主权。”乐纳丹叹了口气说。其余的两人也表示同意。
牐牎翱龋我也有这个想法。”
牐犓们开始考虑,下一步他们将采取什么步骤。
牐牎拔颐强梢郧肭笏厚道一点儿,主动地回到她自己的家里去。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班牛我们可以这样办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澳敲茨阕约喝ゴ理这件事吧,”乐纳丹说,“我是不想插手的。”
牐牎昂谩N胰グ臁!奔炙古逅怠
牐犓们洗完以后就来到餐室里。贾斯佩很有礼貌地来到苏菲姑姑面前。他尽可能地做出一副和善的面孔,说:“亲爱的苏菲姑姑,你能不能现在回到你自己的家里去?”
牐牎安荒堋!彼辗乒霉没卮鹚担“我既来了,就得呆在这里!”
牐牎拔业奶欤 奔炙古逅怠
牐牎澳愕谋疽獠皇钦庋,对吗?”哈士贝问。
牐牎拔业谋疽饩褪钦庋,一点儿也不含糊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罢嬖阃噶耍 崩帜傻に怠
牐犝馓煜挛纾三个强盗望见有人打那块荒地上向他们的屋子走来。来人是警察巴士贤、香肠店主和一两个其他的人。
牐牎熬察来了。”贾斯佩低声说。
牐牎拔铱辞榭霾幻睢!惫士贝说。
牐牎耙残硭们是来接苏菲姑姑的。”乐纳丹满怀希望地说。
牐牎跋乱徊骄褪抢唇游颐恰!奔中屡逅担“伙计,走吧!”
牐犓们跑到地下室里去,在那里藏起来。
牐牥褪肯椭刂氐卦诿派锨茫高声喊:“开门!以法律的名义,开门!”
牐犓辗乒霉每了门。
牐牎拔颐侵沼谡业侥懔耍 卑褪肯腿惹榈厮担“我真高兴!”
牐牎把剑你高兴?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拔业秸饫锢矗为的是把你从强盗手中救出来呀。”他解释着说。
牐牎拔什么?”苏菲姑姑问。
牐牎班牛因为他们把你绑架走了,”巴士贤和善地说,“我们将保护你,安全地把你送回家。”
牐牎拔宜亢烈膊桓行荒悖”苏菲姑姑说。“我愿意呆在现在的地方。我喜欢这样做。什么事也没有比痛骂一阵叫人感到高兴,特别是对那些值得痛骂一阵的人。”
牐牥褪肯秃屠慈硕几械侥名其妙。
牐牎澳闼档幕笆浅鲎阅愕谋疽饴穑俊本察问。
牐牎耙坏愣也不错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安还——对于那头狮子你怎么想?”他问,“那是一个很危险的动物呀!”
牐牎巴耆不是这么一回事。”苏菲姑姑说。
牐牎罢獾拐娼腥似婀帧!毕愠Φ曛魉怠
牐牎昂冒桑无论如何,我们得逮捕这几个强盗。把他们带到警察局去。”巴士贤说。
牐牎巴耆没有这个必要,”苏菲姑姑说,“我来对付这几个强盗——你看我能不能!我将叫他们刨土、种蔬菜、种豆蔻。我将要把他们改变成善良、有用的公民。”
牐牎班牛嗯,嗯!”巴士贤说,顿时感到轻松,因为他不需要逮捕任何人了,“那么——那么我们在这里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。”
牐牎懊挥校什么事情也没有。”其余的人说。他们掉转身离开了。
牐犜诘叵率依铮这三个强盗听到了他们的交谈。他们的头垂了下来,心也往下沉了一下,他们彼此呆望看。
牐牎八说,她不愿意回家去!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罢嬖悖 惫士贝说。
牐牎澳忝翘见了吗,她要我们刨土?”哈士贝说,紧张起来,“你们听到了吗?”
牐牎疤到了,还要种蔬莱,种豆蔻。”贾斯佩说。
牐牎安还她救了我们,我们可以不蹲监狱。”哈士贝说。
牐牎拔夷可蹲监狱,也不愿意和她在一起。”乐纳丹说。
牐牎拔颐堑孟敫霭旆ń饩稣飧鑫侍猓 奔炙古逅怠
牐犓们想了很久。最后乐纳丹想出了一个主意。
牐牎疤着,”他说,“请听我讲。今天夜里,当苏菲姑姑睡着了的时候,我们再绑架她一次,把她偷偷地送到她原来的地方去。”
牐牎罢飧霭旆ê芎谩!奔炙古逅怠
牐牎澳憧墒枪淮厦鞯模 惫士贝大声地说。
牐牎翱刹皇牵我就是这样一个人。”乐纳丹说。
牐犝庋,当黑夜降临、万物寂静无声的时候,苏菲姑姑在厨房的吊床里睡得又香又熟,强盗们踮着脚尖,从钩子上取下吊床,把她连床带人送回到镇上她自己的家里去。一路上苏菲姑姑没有醒过来,他们沿路也没有碰见任何人。他们小心谨慎地把她抬进门,照旧把吊床挂在两个钩子上,苏菲姑姑仍然在它里面熟睡。这三个强盗感到非常得意,愉快地回返他们的贼窝,一路唱着得意的歌,庆幸他们的生活又恢复到苏菲姑姑没有到来之前的那个样子。
强盗们的愉快之歌
牐犕蛩辏我们现在向自己的家回转,
牐犖颐侨盟辗乒霉枚雷源蛩的鼾。
牐犝媸且蛔天大的幸事,摆脱了她,
牐犓的咆哮、跋扈和给我们的难堪。
牐牥。洗脸、洗脖子、洗脚不是我们的事

时光流逝,第二个妻子生了一个女儿,她非常呵护这个女儿,但前妻生下的儿子长得越来越惹人喜爱,像雪一样的白嫩,透着血一般的红润。她看见这个孩子就充满了仇恨,认为有了他,她和自己的女儿就得不到丈夫的全部财富了。所以,她对这个可怜的孩子百般苛待,经常虐待他,把他从屋子里的一个角落推搡到另一个角落,一会儿给他一拳头,过一会儿又拧他一下,他身上尽是青红紫绿的瘀伤。他从学校放学回来,往往一进屋就没有安宁的地方可待,这使他看见继母就害怕。

第二天,天刚亮,他们就起床为客人作了一顿他们所能作的最好的早餐。当阳光穿过了小小的窗户时,上帝起了床,又和他们一起吃了饭,然后准备起程赶路。

牐犓⒀莱菸颐撬乩淳头浅L盅帷
牐犖颐呛鼙歉,居然一度照她的话办,
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。
牐犎拥粞栏喟桑
牐犖颐窃僖膊恍肴ハ赐耄
牐犝饩褪俏颐侨松的信念。
牐牼里储藏那么多清水,
牐犞徊还是叫我们的嘴不发干。
牐犖颐蔷×可傧础⑸偈帐胺考洌
牐犜僖膊恍枰什么扫帚、簸箕、肥皂,
牐犖颐钦庑┣咳说纳活与这些东西无关,
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。
牐牬虻瓜赐耄
牐犖颐窃僖膊灰把柴来砍,
牐犖颐窃僖膊簧火做饭——
牐牳不要一个女人当我们的老板。
牐犖颐且丫请这位姑姑退休,
牐犖颐墙窈蟮囊磺薪按照我们的方式办。
牐犖颐敲咳舜哟私会愉快、幸福,
牐犂虾玫募炙古濉⒐士贝和乐纳丹。
牐犖颐墙一定这样干!
 

有一次,小女孩的母亲要到贮藏室去,她赶上妈妈说道:“妈妈,我可以吃一个苹果吗?”妈妈回答说:“好的!我的小乖乖。”说完,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鲜艳的红苹果给了她。这个箱子的盖子非常沉重,上面有一把锋利的大铁卡子。小女孩接过苹果说道:“妈妈,再给我一个,我要拿给小哥哥去吃。”她妈妈听了心里很不高兴,但嘴里却说道:“好吧,我的宝贝!等他放学回来后,我同样会给他一个的。”说着这话,她从窗子里看见小男孩正好回来了,马上从女儿手中夺回苹果,扔进箱子,关上盖子对女儿说:“等哥哥回来以后,再一起吃吧。”

他站在门前,回过身去说道:“你们是善良的人,请为自己许三个愿吧,我会恩准的。”于是穷人说:“我希望我们两口子一辈子幸福健康、每天都有面包吃,这第三个愿望么,我不知道还需要什么。”上帝对他说:“难道你不想用一座新房子替换你这旧房子吗?”“噢,对,”穷人道,“我非常高兴,如果我也能有座新房子的话。”上帝实现了他的愿望,将他们的破旧房子变成一座新房,然后再次向他们表示了祝福,便上了路。

小男孩走进家门,这个阴险的女人用温柔的声音说道:“进来吧,我的乖孩子,我给你一个苹果吃。”小男孩听到这话,说道:“妈妈,你今天真亲切!我的确很想吃苹果。”
“好的,跟我进来吧!”说罢,她把他带进贮藏室,揭开箱子盖说:“你自己拿一个吧。”
当小男孩俯身低头,伸手准备从箱子里拿苹果时,她狠毒地拉下了箱盖,“砰!”的一声,沉重的箱盖猛地砍下了这可怜小男孩的头,头掉落在了箱子里的苹果中。当她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以后,感到非常恐惧,心里算计着怎样才能让自己与这事脱离干系。她走进自己的卧室,从抽屉里拿出一条手巾,来到贮藏室,将小男孩的头接在他的脖子上,用手巾缠住,又将他抱到门前的一个凳子上坐着,在他手里塞了一个苹果。一切料理完毕,没有一个人看见她所干的勾当。

太阳高高升起了,财主起了床,从窗户探出身子向外望,看见路对面原来破旧小棚子的地方,出现了一栋崭新的红砖房,窗户很明亮。他不禁大吃一惊,忙把他的老婆叫来问道:“跟我说,出了什么事?昨晚上还是那个可怜巴巴的小棚子,今天怎么就成了一栋崭新漂亮的大屋子,赶紧过去看看那是怎么了。”

不久,小女孩玛杰丽走进厨房,看见妈妈站在火炉旁,搅动着一锅热水,她说道:“妈妈,哥哥坐在门边,手里拿着一个苹果,我要他给我,但他一句话也不说,脸色好苍白,我好怕哟。”妈妈回答道:“混帐!你再去,如果他不回答你的话,就狠狠地给他一耳光。”
玛杰丽转身来到门口对哥哥说:“哥哥,把苹果给我。”但哥哥不说一句话,她伸手一耳光打去,哥哥的头一下子就打被落下来。这一下,她连魂都吓跑了,尖叫着跑到她妈妈面前,说自己把哥哥的头打掉了,说着就伤心欲绝地大哭起来。妈妈说道:“玛杰丽!你做了什么事呀?唉!已经做了的事是无法挽回的了,我们最好把他处理掉,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这事。”母亲抓起小男孩,把他剁碎,放到锅子里,做了一锅汤。可是玛杰丽只是站在那里哭,眼泪一滴滴地掉进锅里,所以锅里根本就不用放盐了。

于是他的老婆过去问穷人,他告诉她:“昨晚上,有个过路的来要求住一宿,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让我们实现了三个愿——一辈子幸福健康和天天有面包,另外还用一栋崭新漂亮的大房子代替了我们的旧棚子。”

当父亲回家吃饭的时候,他问道:“我的小儿子呢?”母亲没有吭声,她端了一大碗黑汤放在桌子上,玛杰丽一直伤心地低着头在痛哭。父亲又一次问到他的小儿子到哪里去了,母亲说道:“啊!我想他去他叔叔家了。”父亲问道:“有什么事走得这么匆忙,连向我告别都来不及就走了呢?”母亲又回答说:“我知道他很想去,他还求我让他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哩,他在那里一定会过得很好。”父亲说道:“唉!我可不喜欢他这样做,他应该向我告别再走才对。”他继续吃了起来,但心里却仍然对他的儿子放心不下,总觉得有些伤心,就对小女儿说:“玛杰丽,你哭什么呢?我想你哥哥会回来的。”但玛杰丽很快溜出餐厅,来到自己的房间,打开抽屉,拿出她最好的丝制手绢,把她小哥哥的残骸包起来,提到屋外,放在了桧树下面。她自始至终都在伤心地流着眼泪,到这时才觉得心里稍微轻松一点,便停止了哭泣。

富人的老婆听后,赶紧跑回来告诉她丈夫事情的经过。富人叹道:“我真恨不得撕了我自己!我怎么早不知道!那过路的先来的我们家,想在这儿借宿,是我把他轰走的。”“那你还不快点儿!”他老婆督促道:“骑马去追。你还能赶上他,你必须让他也让你实现三个愿。”富人觉得这主意不错,骑上马飞奔而去,一会儿就追上了上帝。他对上帝轻声细语地道歉,请上帝别因为没让他直接进屋而生气,说他当时是在找前门的钥匙,没想过路人已经走了;如果他还回来的话,他必然会让他住在一起。“好吧,”上帝说:“如果我还回来,我就这么做。”然后富人问他是否也能许三个愿,就像他的邻居一样。“行啊,”上帝回答,但是显然这对他可能没什么好处,他最好还是别许愿。可富人却暗想,只要你让我实现愿望,我就许愿让我的日子过得更舒心。上帝没有办法,只得告诉他:

等她擦干眼泪再看时,她发现桧树竟开始自动地前后摆动起来,一根根树枝伸展开来,然后又相互合在一起,就像是一个人在高兴地拍着手一样。接着,树中显现出了薄薄的云雾,云雾的中间有一团燃烧着的火焰,一只漂亮的小鸟从火焰中腾起,飞向了天空。小鸟飞走后,手巾和小男孩不见了,树也恢复了原样。玛杰丽这时的内心才真正地快乐起来,仿佛她哥哥又活了一样,她高兴地走进屋子吃饭去了。

“回家去吧,过会儿你许的三个愿会实现的。”

那只小鸟飞走之后,落在了一个金匠的房顶,开始唱道:

富人的要求得到了满足,在回家的路上,他一边骑着马,一边想他该许什么愿,想着想着,缰绳掉了,这时马便开始不老实走路了,边走边跳,搅乱了他的思维,使他根本无法集中思想。他拍拍马的脖子说:“轻点儿,丽萨。”可是那马又开始玩新花样。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,大声吼道:“我希望摔断你的脖子!”话音刚落,那马立刻倒地,一动不动地死了。就这样,他的第一个愿望实现了。由于他生性吝啬,舍不得把马鞍子给扔了,所以他把马鞍子卸了下来,扛在肩头。现在他不得不走着回家了。“我还剩下两个愿望。”他自己安慰自己。

“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,

他在沙漠上缓慢地走着,中午的太阳跟火炉一样热,他的火气越来越大。马鞍硌着肩膀疼,他还没想出要许个什么愿。“如果我想得到世界上所有的财富,”他自言自语:“我肯定不会一次想全了,得事先都意料到,想方设法一次成功,不漏掉任何东西。”然后他叹了口气:“唉,我要是个巴伐利亚的农民的话,许三个愿是件很容易的事啦,第一个愿是要大量的啤酒,第二个愿是自己能喝多少就要多少啤酒,第三个愿是再多要一桶啤酒。”

我的父亲把我吞进了肚肠,

有好几次他觉得他已经想好了,可是过会儿,他又觉得太少啦。这时他脑子里想的是他老婆过得多舒服,呆在屋子里凉凉快快地,说不定正在吃什么好吃的。这么一想不要紧,自己就别提多恼火啦,糊里糊涂地说出:“我真希望她坐在这马鞍子上下不来,省得我一路上老扛着它了。”他话还未说完,肩上的马鞍子就没了,他这才明白第二个愿望也实现了。他立刻感到热得受不了啦。他开始跑了起来,想快点儿回到家中,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好好地想些真正的大事可以许愿。谁知道等到了家,打开房门,他看见他老婆正骑在房子中间的马鞍上,又哭又闹,怎么也下不来。他安慰道:“忍受一会儿,等会儿我许愿把世间所有的财富都给你,你就呆在那儿别动。”然而,她却骂他是个傻瓜:“如果我老是骑在这马鞍子上下不来,那么世间的所有财富对我又有什么用?是你许愿把我给许上去的,你得给我弄下来。”这样一来,富人没有办法了,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,他都不得不许第三个愿让他的老婆从马鞍子上下来。这个愿望也马上灵验了。最终,富人除了烦恼、劳累和羞辱,并且还损失了他的马外,一无所获;而那一对穷人却快乐,宁静,守本份地生活了一辈子。

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,

同情我惨遭魔掌,

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。

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,

飞过群山峡谷、飞过海洋,

我是一只小鸟,我多么漂亮!”

金匠坐在自己的店铺里正好做完一根金链条,当他听到屋顶上鸟儿的歌声时,站起来就往外跑,匆忙之中,滑落了一只鞋也顾不上去穿。金匠冲到街上,腰间还系着工作围裙,一只手拿着铁钳,一只手拿着金链条。他抬头一看,发现一只小鸟正栖息在屋顶上,太阳在小鸟光洁的羽毛上闪闪发亮。他说道:“我漂亮的小鸟,你唱得多么甜美啊!请你再把这首歌唱一遍。”小鸟说道:“不行,没有报酬我不会再唱第二遍,如果你把金链条给我,我就再唱给你听。”金匠想了一下,举起金链条说:“在这儿,你只要再唱一遍,就拿去吧。”小鸟飞下来,用右爪抓住金链条,停在金匠近前唱道:

“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,

我的父亲以为我去向远方,

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,

同情我惨遭魔掌,

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。

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,

飞过群山峡谷、飞过海洋,

我是一只小鸟,我多么漂亮!”

唱完之后,小鸟飞落在一个鞋匠的屋顶上面,和前面一样唱了起来。

鞋匠听到歌声,连外衣都没穿就跑出屋门,抬头朝房顶望去,但刺眼的阳光照着他,使他不得不抬起手挡在眼睛前。看出是只小鸟后,他说道:“小鸟,你唱得多么悦耳啊!”又对房子里喊道:“夫人!夫人!快出来,快来看我们的屋顶上落了一只漂亮的小鸟,它在唱歌呢!”然后,又叫来他的孩子们和伙计们。他们都跑了出来,站在外面惊讶地看着这只小鸟,看着它红绿相衬的漂亮羽毛,看着它脖子上闪耀着金色光彩的羽环,看着它象星星一样亮晶晶的眼睛。鞋匠说道:“喂,小鸟,请你再把那首歌唱一遍吧。”小鸟回答说:“不行,没有报酬我不会再唱第二遍。如果要我唱,你得给我一点东西。”鞋匠对他的妻子说道:“夫人,你快到楼上的作坊去找一双最好的,红色的新鞋子拿来给我。”妻子跑去把鞋子拿来了,鞋匠拿着鞋子说:“我漂亮的小鸟,拿去吧,但请你把那首歌再唱一遍。”小鸟飞下来用左爪抓住鞋子后,又飞上屋顶唱道:

“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,

我的父亲以为我去向远方,

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,

同情我惨遭魔掌,

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。

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,

飞过群山峡谷、飞过海洋,

我是一只小鸟,我多么漂亮!”

它唱完之后,一只爪子抓着鞋子,另一只爪子抓着金链条飞走了。它飞了很远很远才来到一座磨坊,磨子正在“轰隆隆!轰咚咚!轰隆隆!轰咚咚!”地转动着。磨坊里有二十个伙计正在劈着一块磨石,伙计们用力地“咔嚓!噼啪!咔嚓!噼啪!”地劈着,磨子的轰隆隆、轰咚咚与伙计们劈磨石的咔嚓、噼啪声交织在一起,难听极了。

小鸟栖息在磨坊边的一棵椴树上,开始唱道:

“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,

我的父亲以为我去向远方,”

两个磨坊伙计停下手中的活听了起来。

“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,

同情我惨遭魔掌,

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。”

除了一个伙计之外,其他伙计都停止了手中的活,向树上望去。

“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,

飞过群山峡谷、飞过海洋,

我是一只小鸟,我多么漂亮!”

歌一唱完,最后一名伙计也听到了,他站起来说道:“啊!小鸟,你唱得多动听呀,请你再唱一次,让我把整首歌听一遍!”小鸟说:“不行,没有报酬我不会唱第二遍,把那块磨石给我,我就再唱一遍。”那人回答说:“哎呀!那块磨石不是我的,如果是我的,你拿去我求之不得哩。”其余的伙计都说:“来吧,只要你把那歌再唱一遍,我们都同意给你。”小鸟从树上飞下来,二十个伙计拿着一根长杠子,用尽力气“嗨哟!嗨哟!嗨哟!”

终于将磨石的一边抬了起来,小鸟把头穿进磨石中间的孔内,在众伙计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背着二十个人都没能抬起的磨石,飞上了椴树,他们惊奇得不得了,而小鸟就像没事一般,把那首歌又唱了一遍。

小鸟唱完歌,张开翅膀,一只爪抓着链子,另一只爪子抓着鞋子,脖子上套着磨石,飞回到他父亲的房子上。

现在,他的父亲、母亲和玛杰丽正坐在一起准备吃饭。父亲说:“我感觉现在是多么的轻松,多么的愉快啊!”但他的母亲却说:“唉!我心情好沉重,真是糟透了。我觉得就像有暴风雨要来似的。”玛杰丽没有说话,她坐下便哭了起来。正在这个时候,小鸟飞来落在了房屋的顶上。父亲说道:“上帝保佑!我真快乐,总觉得又要看到一个老朋友一样。”母亲说道:“哎哟!我好痛苦,我的牙齿在不停地打战,浑身的血管里的血就像在燃烧一样!”说着,她撕开了身上的长外套想让自己镇静下来。玛杰丽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,她前面的裙摆上放着一只盒子,她哭得非常厉害,眼泪唰唰地淌个不停,把盒子都流满了。

小鸟接着飞到桧树顶上开始唱道:

“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,——”

母亲马上用手捂住耳朵,把眼睛闭得紧紧的,她认为这样一来既不会看见,也不会听到了。但歌声就像可怕的暴风雨一样灌进了她的耳朵,她的眼睛像闪电一样在燃烧,在闪光。父亲吃惊地叫道:“哎呀!夫人。”

“我的父亲以为我去向远方,——”

“那是一只多么漂亮的小鸟啊,他唱得多么美妙动听啊!

看那羽毛在阳光下就像许多闪烁的宝石一样。”

“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,

同情我惨遭魔掌,

把我放在桧树身旁。——”

玛杰丽抬起头,悲伤地哭泣着。父亲说:“我要出去,要走近前去看看这只小鸟。”母亲说:“啊!别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,我感觉这房子就像在燃烧一样。”但父亲还是走出去看那只鸟去了,小鸟继续唱道:

“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,

飞过群山峡谷、飞过海洋,

我是一只小鸟,我多么漂亮!”

小鸟刚一唱完,他就把金链条扔下去,套在了父亲的脖子上。父亲戴着非常适合,他走回房子里说道:“你们看,小鸟给了我一条多么漂亮的金项链,看起来多气派呀!”但他妻子非常害怕,吓得瘫在了地板上,帽子也掉了下来,就像死了一样。

这时,小鸟又开始唱了起来,玛杰丽说:“我也要出去,看看小鸟是否会给我东西。”她刚一出门,小鸟就把红鞋子扔到她的面前。她把鞋捡起来穿上,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快乐起来了。跳着跑进屋子里说道:“我出去时心情压抑,悲痛,现在我真快乐!你们看小鸟给我的鞋子多么漂亮呀!”母亲说道:“哎呀!像是世界的末日来到了一样!我也得出去试一试,说不定我会觉得好一些的。”她刚一出去,小鸟把磨石扔到了她的头上,将她砸得粉碎。

父亲和玛杰丽听到声音,急忙跑了出来,母亲和小鸟都不见了,他们只看见烟雾和火焰在那里升腾燃烧。当烟火散尽消失后,小男孩站在了他们身边,他伸手牵着父亲和玛杰丽的手,走进屋子里,快快乐乐地和他们一起吃起饭来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